香港服务器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忆的效用有两类:一类是忆往昔峥嵘岁月,一类是衬明朝铁骨铮铮。这便是笔者看完纪录片《龙虎武师》后的感触:回到家,回味几部香港动作电影;同时,对当下动作电影的发展又有了新的认知。

  《龙虎武师》已于今日(8月28日)登陆院线。影片集结洪金宝、袁和平、程小东、元华、甄子丹、钱嘉乐等华语电影最强武师,通过对他们的采访以及相关影像资料,首次全方位揭秘香港龙虎武师的从业经历以及生存状况。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什么是龙虎武师?

  该词源自戏曲中对武行的称呼,之后被用来指代那些专门参加电影拍摄的武师。上世纪,香港功夫电影鼎盛时期,大量寒门子弟投身武师行当,作为动作替身,完成高难度的特技。刘家良、洪金宝、成龙等功夫巨星,都曾做过武师。

  此次,对香港电影如数家珍的迷影人魏君子,以纪录片的形式,展现出香港电影武行六十余年的风云变化。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魏君子

  香港电影演义》《香港电影史记》《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武侠大宗师:张彻》等著作,足见魏君子对于香港电影的热爱与熟稔。

  观影过后,笔者对话《龙虎武师》导演魏君子,听他讲起关于香港武师的传奇过往,和影片创作的“前世今生”

  武师缘起与动作演化

  制作《龙虎武师》的契机,要从2017年春节后讲起。在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举办的春茗(新年会)中,看到那些武师们个个谈笑风生,魏君子起初有些兴奋。与会长钱嘉乐详谈后,才明白老武师背后的辛酸。

  “除了影迷、影视从业者外,这些‘躲在大哥背后’的武师鲜有人知。首先,武师这一工种吃的就是青春饭,人到中年体能跟不上,自然要向武术指导、副导演方面转型,林正英当时便去做了演员。其次,功夫片、动作片比重缩减,武师们无片可拍,晚年生活较为凄凉。”

  百感交集,加之对香港电影的热爱,魏君子当场跟钱嘉乐约定,拍摄一部关于龙虎武师的纪录片。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同仁。右一为会长钱嘉乐

  说起香港电影界武师的兴起,不仅有电影发展之所需,还存在一定客观历史因素。

  抗战期间,北方戏班纷纷南下。其中,京剧名伶于占元赴港后继续收徒,并创办了中国戏剧研究学院。当时,电影渐渐取代戏曲,成为大众较为喜欢的娱乐方式。其得意门生“七小福”亦涌现出洪金宝、成龙、元华、元彪等动作巨星,为功夫电影输送了大批武行人才。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包含动作元素的电影迅速崛起。魏君子介绍:“1948年石燕子扮演的方世玉,1949年关德兴饰演的黄飞鸿,兴起功夫片的热潮。1965年,于占元的女儿于素秋主演的《荒江女侠》大火,武侠片亦登上银幕。

  然而,武行们并没有立马在电影界名声大噪。“当时的洪金宝、成龙年纪太小,没法投入电影行业。如成龙,1964年还在电影《秦香莲》中扮演秦香莲(李丽华 饰)的儿子。虽说袁小田等北派武师在1950年左右已投身电影行业,但当时无论粤语片还是国语片,动作难度都不高,翻跟头只为增加好看性。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秦香莲》成龙

  这一状况从60年代中后期武侠新世纪起,慢慢改变。“1966年,香港电影进入武侠片阶段。1970年,王羽主演的《龙虎斗》,将香港电影带入拳脚片时代。加之李小龙的出现,功夫片享誉国际。”至此,大量武行投身电影界,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争执:到底什么才是真功夫?

  面对争议,武行们用行动说话,推动动作片的演进。其中最重要的类型,当属以洪金宝、成龙为代表的“杂耍”功夫喜剧。

  说起该风格的确立,魏君子回忆道:“1977年,在洪金宝执导的《三德和尚与舂米六》中,已出现杂耍元素。直到1978年,吴思远想捧袁和平,使其成为继刘家良、洪金宝后,第三个从动作指导升至导演的武师。影片风格类似功夫喜剧,并相中成龙做主演,以《醉拳》开谐趣功夫片的先河。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三德和尚与舂米六》

  此外,一些前辈武师仍强调传统功夫。彼时,刘家良还称洪金宝、成龙为杂家。

  “邵氏期间,动作难度不如后来,但也有一定的惊险搏命性,并且偏学术派。刘家良的南拳功底极为扎实,拿无影腿来说,南派腰马的踢腿动作幅度不大,为的是不让敌手通过你的肩动判断你将会出哪只脚。”魏君子解释道。

  刘家良之所以反感徐克版《黄飞鸿》,也正是因为片中的踢腿幅度太大。但魏君子也强调了北派功夫的重要性:“一本正经地打,会缺少观赏性。所以在《败家仔》中,洪金宝才会对元彪说,打赢别人的拳法就是好拳法,言外之意是至于用哪类派别,不重要。”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醉马骝》

  燃并痛,不许英雄见白头

  对于真功夫的定义,从未有过定论。但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动作电影的发展,实则由武师们的血肉堆筑而成。正如徐克在《龙虎武师》中所言:“他们以前做的事情,往后也没有人会做得到。”

  魏君子认为,由于香港都市化的进程加快,人权被提高到第一位。然而之所以能产生一批优秀的武师,跟早年的训练不无关系。“进戏班练武,先得签生死约:死走逃亡,各安天命,顽劣不服,打死勿论。那时的老师真往死里打,所以武师们的童子功都很扎实。”

  再看当下,严苛训练的环境不复存在,高端科技足以帮助演员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无需用真人、真打,便可刺激观众们的神经。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魏君子也被问过:当今社会,这种拼命的精神不足取,为什么还要拍这群武师?对此,魏君子觉得,需要结合特定环境、年代,来审视武师对于动作电影发展的贡献。

  “在那个时代,面对好莱坞的电影工业,我们难以比拟,难道只能坐以待毙?所以,龙虎武师的时代意义便凸显出来:一方面,与较为先进的电影制作相抗衡;另一方面,也在视觉冲击、美学观赏上,不断探索。

  如八个人从七楼往下跳,怎样跳才能玩出花样?“拿《龙的心》举例,在中途加几个挡板。首先,在视觉上更刺激;其次,也为摔落过程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另外,一些动作的危险系数实属搏命。《A计划》里成龙从钟楼摔下的戏,没几人敢做。纪录片中,曾志伟回忆这段时说,该动作此前没人尝试过,所以得找武师打头阵。武师跳完后确认没事,成龙才能跳。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了充当“敢死队”,一些武师会在特殊情况下,以替身的身份帮助主演完成打戏。

  在魏君子看来,1991年由徐克执导的《黄飞鸿》中的“打梯”场面,便展现了香港电影人的精神——合作与变通。“当时李连杰的腿受伤了,只能由三个替身代打,露正脸时才需李连杰。有趣的是,本片拿到了当年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剪辑奖,可见武替的重要性。

  然而,这一操作也改变了之后的武打风格。魏君子以《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做对比:“开场打白莲教徒,旨在展现李连杰的真功夫,所以镜头不会剪得过碎。如今有了替身,蒙太奇将动作、人像拼贴起来即可,对明星的要求自然也就降低了。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切肤之痛无需言,晚年生活却凄凉。原本魏君子准备拍摄武师们的日常生活,但都被拒绝,原因是:不许英雄见白头。“壮年期一天赚很多钱,傲视一切。当年张彻找姜大卫做男主,对方不愿意,只因武行赚得多。但多数武师活在当下,没有理财,有些人晚年还要去摆摊做生意。

  在魏君子的印象中,武师们遭遇了两次低谷。“第一个低谷是李小龙逝世,1973年到1976年间,风月片与台湾琼瑶电影称霸银幕。第二个低谷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香港电影没了中国台湾的资金,预算降低,没人再拍动作片,武行青黄不接,老龄化严重。

  年轻时,用肉身突破动作的极限,而这浪漫背后,亦有落寞与悲凉。

  实战动作片,将成为世界主流

  《龙虎武师》中提到,从邵氏时代的打戏到刘家良的功夫,实则从“写意”向“写实”转变。随着科技变化,又回到“写意”的武侠风,如徐克执导的电影。动作类型仿佛遵循一种“螺旋、循环”式的发展脉络。不久的未来,“写实”动作片是否会再掀波澜?对此,魏君子持肯定态度。

  “现如今,世界动作电影潮流已偏向实战风格。《美国队长2》《黑寡妇》等漫威电影的动作戏,便融合了各种武术技巧。同时,《疾速追杀》第四部也邀请甄子丹参演,可见实战风格的动作元素在好莱坞电影中的分量。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在魏君子看来,近些年好莱坞有两个非常强的动作团队,落实了这种写实动作风。

  一位是成家班第四代武师布拉德利·詹姆斯·艾伦。可惜,艾伦已于今年8月7日因病去世,年仅48岁。

  由其负责动作特效的《地狱男爵2:黄金军团》令人大为赞叹。“第一部时的动作还没那么花哨,到了第二部动作部分更像是杂技体操翻跟头,可看性大大增强。”此外,艾伦在《环太平洋》《王牌特工》《神奇女侠》里偏港风的动作设计,均让人记忆犹新。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布拉德利·詹姆斯·艾伦(左)

  另一个是成立于1997年的一家电影特技公司——“87eleven”。

  该公司专门为有需要的电影公司提供特技演员、设计特技动作,并对演员进行特技培训。“寡姐”斯嘉丽·约翰逊、“小贱贱”瑞恩·雷诺兹等影星均在此受过训练。

  论及两位组团元老——大卫·雷奇、查德·斯塔赫斯基,均是特技演员出身,曾在90年代末跟随林岭东、袁和平学习。2014年,二人联合执导了《疾速追杀》,将格斗、飞车等危险动作融合在一起。大卫·雷奇还拍摄了《极寒之城》,凛冽的影像与女主飒爽的身姿,亦突出实战风。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大卫·雷奇(左)、查德·斯塔赫斯基

  从今年暑期档来看,也能证明实战动作被更多观众所接受。《怒火·重案》票房已破10亿,魏君子也看好警匪片这一类型:“警匪片、动作片、反恐片等类型,都可以成为动作戏的培养皿。

  除了多种类型与动作元素的融合外,当下华语动作片更强调一种文化性,而非单一的地域性。“王家卫《一代宗师》讲的是北拳南传,现如今一些香港武师北上,将动作电影的经验传回内地,这正是一种轮回与传承。

魏君子这部纪录片,揭开<a href=香港动作电影的全部秘密”/>

  问及为何要制作《龙虎武师》时,魏君子显露出迷影的一面:“关于香港电影,我总想做些什么。希望这部纪录片能起到投石问路的效用,展现武师们的昔日雄风,甚至集结前辈,创新动作电影类型。

  如今,香港电影也在不断地消耗以往的荣光。而内地网络电影市场,本可以借着一些老牌港星,进行内容突围,谁知他们却打着情怀的旗号炒冷饭。

  过去,需铭记,但不是为了怀旧,而是给未来开路。毕竟,前辈们曾用血肉开创纪元,我们也应踏上新的征途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