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直新闻按】8月31日,备受外界多关注的香港律师会会长选举结束,原副会长陈泽铭当选会长。9月1日,陈泽铭在当选后的第二天就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的专访。

  香港律师会是香港一间有限公司形式经营的专业团体。依香港法例指定,所有香港事务律师必须是此会的成员。

  就在上周的8月24日,香港律师会理事会也进行了改选,同样受到高度关注。最终,五个改选议席全数由被外界称为“专业派”的候选人胜出,所谓“开明派”候选人全部落选。由此,“专业派”在律师会20人的理事会中,取得压倒性14人的控制权。“专业派”人士普遍强调确保政治中立,尊重基本法和“一国两制”,推动融入大湾区发展等。

  陈泽铭在接受秦玥专访时表示,律师会最重要的是保持政治中立,不应成为政治化团队,法律人纯粹只是看法律、看条文,给出中立、不偏不倚的意见。

  “大家尊重基本法的原则去办事,其实已经就没有问题的了,所以对我来说,守法、尊重基本法、尊重‘一国两制’,这是最基本的事情。有了这个原则,其实市民的生活,自由,投资都受到保障。”

  陈泽铭还提到,他没有客户因为香港国安法实施而决定离开香港。在他看来,一个正常的商人在香港做生意,其实真正触犯香港国安法所规定四种罪行的机会是近乎零的。

  “只要你解释清楚给他听,你作为一个正当商人,在香港投资,国安法跟你是没有关系的。”他又说,国安法在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有,包括英国、美国等普通法的国家都有。

  陈泽铭还透露,香港具普通法优势,律师会十分重视国家“十四五”规划下香港律师的发展机遇,下设有专门的粤港澳大湾区小组,而国家试点推出的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对于港澳律师来说是非常好的机遇,香港法律界如果把握好,前途无可限量。

  谈及香港司法改革,陈泽铭认为,任何制度都不是完美的,对于一个不完美的制度来说,要用开放的态度去看,如果改革可以令到制度优化,那就值得去考虑。

  陈泽铭坦言香港处于富有挑战性的时期,但他对香港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以下是采访实录。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感谢陈会长在当选后翌日就接受了我们的专访。我们知道您从2018年起就担任香港律师会的副会长,这次选举也备受外界关注。首先刚刚在聊天时您提到律师会下有一个大湾区小组,可以先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香港律师会非常重视与内地的发展,特别是在十四五规划之下,香港要扮演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在法律界方面;另外一个重要议题是大湾区的发展。大湾区包括深圳,而深圳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前海,前海的发展,我们香港律师会从来都是很重视的。律师会下面有一个特设的大湾区小组,专门对应大湾区的发展,而每一次大湾区小组讨论到发展的时候都会提到前海。

  根据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之下,其实早在十几年前,已经容许香港的律师事务所到内地、跟国内的律师事务所联手做一些合伙联营的工作,这方面的发展也不错,现在已经有超过十几间的联营所在内地工作,全部都在广东省,当中大部分联营所都在前海。

  这些联营所有什么特别呢?其实是香港律师楼和内地律师楼合作,他们是合伙人,他们甚至可以分享一些利润。对于客户有什么好处呢?我可以在内地找一间联营法律事务所,既可以提供国内法律、也可以提供香港的法律服务,所以这对于客户、对于大湾区整个地方的融合,都有正面的效果。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说到内地与香港律师的联营律师所,大家都可以做合伙人,有没有一些合作或是沟通上的差异或是挑战、大家需要去适应的?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你的问题很好,其实这恰恰彰显了“一国两制”下特别的地方。国内的法律体系和香港的法律体系不一样,香港是用普通法的城市,所以在和内地律师、法律工作人员沟通的时候,很多时候会有误解,或是有不明白对方的地方,大家在法律上面的要求也未必是一致的。

  但是我深信越是多一些这样的沟通,对于两地越好,所以联营事务所恰恰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香港和内地的法律工作者一起坐下来讨论一间律师所的发展,譬如该如何去运营一间联营所?他们将来的形象应该如何?发展方向如何?如果简单做一个决定,大家该如何投票呢?所以对于内地合伙人和香港合伙人的交流,我觉得很有建设性。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在十四五规划下,在法律相关方面,我们留意到规划中一如既往的支持香港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解决争议服务中心外,还首次加进了四个新兴中心或地位,包括支持香港建设区域知识产权贸易中心,看得出国家对香港法律业界的重视,就着刚才说的中心,您如何看香港律师团体在“十四五”之下的机遇和责任?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香港律师会是一个监管香港所有事务律师的专业组织。我们的责任很多:包括监管律师,发牌给律师事务所,还有他们的操守。但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责任也是要替我们的律师会员争取权益;而争取权益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方向是要看看有哪些商机可以带给他们。刚才你提到的“十四五”规划其实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机遇,你刚才说的香港是一个区域性的争议解决中心,这一个对我们的会员来说就很重要。

  刚才我说过香港是中国唯一实行普通法的城市,而普通法的特色是透过一些案例引入一些原则,而这些原则的透明度是高的,有确切性,也可以是是有预测性的,所以对于投资人和商家来讲,如果法律是透彻、明确、清楚的,他们做生意就会较为有信心。

  香港回归了,现在是“一国两制”之下中国的一部分,但我们仍然保持了普通法的传统,与外国的一些普通法地区是有联系的,所以这一点对于外国的投资人很有用,所以作为一个区域性的争议解决中心,香港从来都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地方。我记得有一个统计问过一些投资人,全世界如果你想找一块地方做争议解决的话,香港往往名列前几位,有一年排在第三位,在亚洲区的排名也是最高。全世界排名的第一、第二位往往是伦敦、纽约、巴黎,但在亚洲来讲,香港是一个非常受投资人欢迎的争议解决中心。

  刚才提到“十四五”规划之下还有一些新的任务给香港,那就是知识产权交易中心。香港知识产权法例其实也是因为普通法的原因,跟其他普通法地区类似,简单来说是较为宽松,不是所有东西需要注册才受到保障。

  普通法原则下,如果知识产权是你发明的、你长期一直在使用的,甚至不需要注册,你在香港法院(打官司)都可以受到保障,所以这方面来说相比其他的司法地区较为有竞争性,所以我非常欢迎“十四五”规划里面提到香港应该好好发展作为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的地位,我也很看好这方面的发展。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十四五”规划之下,香港法律界也有很多机会,您刚才也说到香港有普通法的优势,可以发挥所长,那么作为专业团体,又如何对应国家所需?又或者如何把经验分享给内地同行?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我想香港其中一个核心价值,就是经常提到的法治。法治有很多含义,最特别的地方是法治没有一个正式的法律定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但有一些大家都认同的、共同的理念,譬如守法。一个城市很重要的是大家都要守法,市民要守法,政府也要守法,有一套明确的规矩,大家跟随这个规矩去做,城市才能正常运作,所以守法意识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法治概念。

  另外很重要的当然是司法独立。如果这个城市里面的法院(司法机构)很独立,像是香港法院独立审判一些案件,公平、公正、透明度很高的去解决一些商业或者其他的争议,别人就会对这个地方产生信心,所以回应我刚所说的,香港作为一个普通法城市,传统上很尊重法庭的判决,所以这对香港将来发展成为区域、亚太区、以至全球的争议解决中心都很有帮助。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陈会长,刚才您分享了对司法独立的看法,也想了解您对专业团体保持政治中立的看法,过往两年大家都在说要保持政治中立,但似乎大家对如何保持、怎么保持、什么是中立的理解都不同。律师会作为一个专业团体,政治中立的概念是什么?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很多市民都讨论过这个问题,特别是近几年在社会事件影响之下,很多专业团体有一些迷失,究竟他们的角色是什么?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很简单,就是守法的文化。首先你要遵守法律。在香港来说,你最重要的是怎么样呢?就是尊重基本法。基本法里对于司法独立,对于政府的权限都写的很清楚。基本法也写得很清楚关于一些个人、市民的权利,两条国际人权公约,其实里面的条文都写在那里。大家尊重基本法的原则去办事,其实已经就没有问题的了,所以对我来说,守法、尊重基本法、尊重“一国两制”,这是最基本的事情。有了这个原则,其实市民的生活,自由,投资都受到保障。

  回到律师会的角色,我刚才提到我们是一个自我监管的专业团体,自我监管的意思是我们跟政府其实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是一个独立的团体。我们的运作是我们自己决定的,但是我们一定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根据会章办事,市民也都会尊重,会员也都会支持我们。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律师会有自己的一套运作方式。这样加起来,其实对我来说就是专业、独立、自主。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说到政府,其实前几天特首林郑月娥说过,如果香港律师会若是被政治凌驾专业,不排除取消和律师会之间的合作,你如何看待这个说法?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香港是言论自由的社会,每个人可以表达他的意见,包括特首都可以有她个人的意见,但是特首或政府其他官员对于律师会的运作有意见也合情合理。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律师会是一个自我监管的机构,它行使着某种程度上的公权力:譬如发牌,譬如成立一些委员会,该如何去处理一些律师的纪律问题。这些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公权力。

  有很多其他的国家或地区,普通法也好,大陆法系也好,律师的监管权其实不一定是下放给律师自己去做的。很多国家是由政府去监管,所以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在管理一个城市的时候,如果有一些问题出现,它表达了它的意见,我觉得无可厚非,也是正常的。我作为香港律师会的会长,当然有责任根据我们的会章去履行我们应有的责任,做好我们的工作。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除了特首,官方媒体在前几天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对选举以及政治化额现象表达了关切。这个关切对于律师会的选举有没有影响?如果您回看整个理事会选举的话。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我想我的答案差不多。社会各界很多人都有意见,香港报章前几日基本上每天都讨论到律师会的选举问题。我当时是副会长。也有责任去关心、留意这些议题,但正如我说的,我们是一个自我监管的专业团体,我们所有的选举过程都是按照我们会章,公开、公平、透明度高进行。如果有任何人觉得我们的选举有改善的地方,如果可以令到选举更让人有信心,我们非常愿意去考虑。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但律师会会员们如何看外界这些评论、譬如觉得压力等?在选举之前,那些会员有没有向你们表达过?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我想个别候选人或者一些会员听到一些意见的时候,他们个人有自己的感想,有自己的感受,这个我没有办法控制他们,不过作为会方,作为主办一个选举、作为管理香港12000名律师会员的组织来说,我们重申我们是一个自我监管、独立的专业团体。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政治风波会不会对律师会的自我监管产生一些冲击呢?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香港近几年社会上面的意见两极化,这是事实。香港律师会的会员也是市民的一部分,他们的看法不同也是很正常的。正如我一开始说的,我们是一个自我监管的专业团体。我觉得专业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政治中立,这个原则我们一定要坚持的。我们对于社会的问题要关注,但是我们关注的角度纯粹是用一个法律角度去看,不是因为市民的风向是怎样,我们就会摇摆,不是这样。法律人纯粹只是看法律、看条文、看案例。我们给出来中立、不偏不倚的意见。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刚才阐述了对政治中立的看法。不过大律师公会前主席之前曾经说过大律师公会的选举已经被政治化了,您如何看待她的这个看法?将来律师会该如何防范、以免变成政治化团体?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香港法律界有两个专业团体:我们香港律师会,还有香港大律师公会。香港大律师公会管理香港大约1500多名大律师的工作;也有一个类似我们的自我监管的机制。当然,大律师公会的工作与我们无关,所以我们未必很方便去评论另外一个公会主席的言论。不过简单来说,其实这两个律师团体都是专业团体,应该按照会章里面的以专业态度去处理问题,而并非政治化。这是我个人意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香港有很多外国投资人,大家都知道国安法一周年了,从法律业界来看,您觉得外国企业在香港投资或是生意量有什么变化吗?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这个问题很切实。国安法生效了一年多,其实我都收到了不少的查询,特别是外国的投资者。究竟国安法的要求是什么?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投资等等。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回到刚才所说的,用法律的角度解释给他们听,国安法其实是涉及什么罪行。国安法里面提到四种罪行:叛国、叛乱、恐怖主义、勾结外国势力。很简单的,一个正常的商人在一个地方做生意,会不会真的可能触犯到这四个说得特别清楚的罪行呢?其实这个机会近乎为零的,如果他是一个普通商人的话。

  但是这个信息要清楚的解释给商人了解,而外国投资者有疑惑也是正常的。有一条新的法例出来,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误堕法网呢?这个是需要多作解释的,这也是我们律师会有责任向公众解释的事情。所以就着国安法议题,律师会也举办了超过两个大型论坛去讨论:譬如国安法牵涉到什么元素,甚至我们会做一些比较法的研究,原来国安法这些类似条文在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有,包括英国、美国,一些普通法的国家都有的。他们是如何运作的?会不会影响到在英美投资者呢?我们要客观去分析这件事,用法律的观点分析、最后解释给国际投资者,以至于普罗市民明白国安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有不少做财富管理的经验和业务,从财富管理的资金流入流出来看,离开香港的多不多?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以我个人经验来说,因为国安法而决定离开香港的,在我的客户当中是没有的。只要你解释清楚给他听,你作为一个正当商人,在香港投资,国安法跟你是没有关系的。如果是一般正常的投资人,根本上国安法跟你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会长也想请您分享一下,您2018年上任副会长到今天担任会长,经过这些年的变化,您会带领律师会如何发展?您怎么看未来生意和业务在哪里、告诉会员知道?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首先我是刚刚上任,24小时都不够(笑)。当然我心目中有很多看法,想过律师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么样。但是第一,我首先要跟我的新团队坐下来,详细的去规划一下。我也想多听一点意见,采纳多一点其他理事和普通会员的意见,看看未来发展是怎么样的。不过我可以说一句,现在香港是处于一个很富有挑战性的时期。国安法通过一年多,香港选举制度刚刚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所以未来的发展如何呢?其实都是有一些问号,究竟该走哪个方向。其实我很有信心,因为“一国两制”下基本法的保障是非常充分的,只要我们好好利用基本法给我们的人权保障也好,投资的便利也好,再配合国家的发展,其实我是保有乐观的态度,更加要争取这个机会,是不是?

  另外一方面我想提到的是年轻律师将来的发展,始终这个世界将来都是年轻人的,特别我提一提大湾区律师执照考试这一点,这是去年国务院公布的一个对港澳法律界人士的优惠政策。最简单的说法是容许香港、澳门法律工作者有五年以上的工作经验,透过一个特定的考试可以在大湾区九个城市里面执业。执业的地位和内地九个城市里面的律师没有什么分别,唯一是不可以做刑事案件,一些行政法的案件我们不能做,大部分的工作其实跟内地的律师没什么大分别。这个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特别是对于年轻的律师来说,香港、澳门的律师都要抓好这个机会。因为香港是一个较为国际化的城市,我们的客户很多时候具有国际背景,如果一个香港律师拥有香港的执业资格,再加上大湾区的执业资格,我们就可以提供一站式的服务。香港的投资将资金打入大湾区,甚至由大湾区把资金运出来,如何透过一些法律架构,合法地做好这件事情,香港的法律界如果把握好这个两地执业的机遇的话,我觉得前途无可限量。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现在考试的会员多吗?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目前我们有超过四百名会员参加。作为一个试点的考试,我觉得已经是非常受欢迎了,未来希望可以恒久化、恒常化长期的去做。我更加希望将来可以拓展到除了九个城市以外的地方,象是广东省甚至北京、上海,如果我们可以到内地执业的话,这样对于我们的发展就更加有利了。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会员反应这个大湾区律师执照考试的难度如何?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我首先要承认。我自己都有考试,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因为上一次考试可能是在二三十年前。考这个试是不容易的,因为它的课程范围基本上跟全国统一司法考试差不多。即是说人家是读完了本科去考一个全国性的考试,而我们要在短短一年甚至几个月内去读完整个课程,其实是困难的。再加上我们全部都有工作在身,不能全职去读书。也因为它不是一个真的全国性考试,某些考卷未必完全一样,所以难度是高的,但是我也体会到司法部很照顾香港法律界人士,所以有一点点分别,在考试方面(比内地律师)较为容易一点。

  <a href=香港律师会新任会长陈泽铭:有挑战但有信心 十四五机遇“好紧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最后想请教会长,我们知道您是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的会员之一,之前有团体呼吁法律界应该改革,另外目前律师会现在的选举是一年一届,您觉得选举架构方面是否应该也改革?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首先,虽然我是法律改革委员会的会员,但由于保密制度,我未必可以讲出里面如何运作的,但是委员会本身的功能是有特定性,就着一些特定议题去进行研究的。

  刚才你说到的司法改革是一个较为宏观性、整体性的说法,整个司法界是不是需要改革呢?我个人的意见很简单:任何制度都不是完美的。如果对于一个不完美的制度来说,我们用开放的态度去看,任何改变可以令到制度优化,那就值得去考虑。

  对法律界来讲,我觉得有几个原则很重要。刚才我提到的司法独立、律师会的自我监管专业功能。这些大原则不变之下,任何改革我们都应该去听,乐意去考虑。我也留意到其实对于香港的司法机构来说,也开始了某种程度上的改革。最近几个月已经有了譬如针对法官的投诉机制,司法机构已经着手去处理这些事情,所以正如我说的,应该用一个开放的态度去听取意见。如果意见能令到制度更好,我觉得应该接受。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因为香港社会变化很大,律师会有没有一些地方需要与时俱进?

  香港律师会会长 陈泽铭律师与时并进,我们有听到很多意见,甚至对于律师会自己的监管功能,还有如何跟会员之间的关系做得再好一点,我是非常乐意听到的。至于你刚提到说,香港律师会的选举制度是一年一次,这个其实有它的历史原因。因为香港律师会作为一个独立专业团体,但它同时是一间有限公司,有很多外国朋友觉得挺奇怪的,为什么你们律师会用一间有限公司去运作呢?这是一个历史原因。香港律师会的确是一个有限公司。它称为一个Limited by guarantee company,即一间保证有限公司。它是有限公司,所以它跟一间普通的有限公司的运作是一样的,而这是一个香港法律规定:它的董事会,董事局即是我们律师会的理事会每年都要有四分之一的理事要退任再重选,年资最长的五位要退任去遴选,所以就会发生了每年一年一度要选举的原因。所以第一部分是因为历史原因,公司法要求我们要这样做;但是用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也证明了我们律师会其实非常公开、公明、公平、透明。每年都有新血加入,会员是通过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他可以亲身投票,可以邮寄投票,又或者通过授权投票,这些也都是公司法下面的。

  作者:秦玥,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