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香港发展局局长:​全力为香港规划未来,彻底地解决市民“住”的问题

  香港发展局局长黄伟纶10日发表新一篇“局长随笔”,阐述在《行政长官2021年施政报告》中有关土地供应的措施及《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他强调,无论在空间、概念、政策、机制上,都打破过往。以创新的规划与布局,展示新气象、新未来。

  全力为香港规划未来

  黄伟纶局长说,要彻底地解决市民“住”的问题,正如行政长官所说,需要的是持之以恒供应土地的决心。政府一直全力增加土地供应,多管齐下,全速进行,努力推展各个发展项目,以提供足够土地应付房屋、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需要,亦盼可以改善居住空间,满足「住大啲」的诉求。行政长官更在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为香港的长远发展前景谋定新方略,积极规划未来。

  多管齐下觅地见成效

  他说,去年,我们公布觅得约330公顷土地,可在2021-22至2030-31的十年期,兴建约31.6万个公营房屋单位,首次超越《长远房屋策略》估计的十年公屋需求。今年刚更新的数字,显示我们在未来十年间,已觅得约350公顷土地,可兴建约33万个公营房屋单位。这是另一个新高,亦反映我们多管齐下的觅地策略开始见到成效。我们会密切监察土地交付进度,特别是后五年期的项目,按季向行政长官提交报告。

  是否需要做大个饼?

  黄伟纶说,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人口有下跌的情况,这是否意味房屋土地需求会减少?其实,按政府统计处的推算,至2040年代,香港人口约811万,较现时多逾60万人,这个估算只为基线情况,在较高人口推算的情境下,可达880万,较现时多百多万人。家庭住户数目方面,平均每户人数亦将愈来愈少,由2.8人降至稍后的2.6人,我们要为人口及住户数目持续增长作准备,亦要有适当的缓冲。此外,考虑到人口、楼宇双老化,长远重建的力度会是大的,需要有足够的土地重置受影响的住户。

  “住大啲”愿景并非空谈

  黄伟纶指出,“愈住愈细”问题是社会的一个“痛点”。我们希望改善居住空间,满足社会”住大啲”的期望,更用以鼓励培育幼儿、建立家庭和居家安老。我们考虑到,如果人均居住空间增加10%,每人约215平方呎;若增加20%,每人约237平方呎。现时一个四人公屋单位,大约不足400呎,假设增加20%,会有约480呎左右。

  一些较远期的规划,例如交椅洲人工岛(可兴建15万至26万个住宅单位,当中7成为公屋),我们会以上述标准,即加大10%或20%来规划公屋。在未来十年,当我们觅地的努力一直取得成果,令土地供应高于需求,如在后五年期稍后时间,将给予我们契机,以新标准改善公屋居住空间。就私营房屋方面,有意见希望政府在卖地或一些重建项目内,规定单位面积最小为多少,其中有建议为200至210呎,政府未来会考虑。我们期望,让香港人“住大啲”并非空谈,是会做得到的,但需要一些时间。

  《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

  黄伟纶又说,行政长官在《施政报告》提出《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发展策略》),无论在空间、概念、政策、机制上,都打破过往。以创新的规划与布局,展示新气象、新未来。其中,《发展策略》打破以往“南重北轻”—侧重港岛和九龙—的局面,亦打破以往职住不平衡的情况,都会区内将汇聚大量人口和本地就业机会。另外,都会区拥有丰富多样的生态环境,有湿地、大面积的鱼塘等,《发展策略》提出须制订及实施积极保育政策,缔造优质生活环境。

  《发展策略》为北部都会区订定清晰的用途定位,重点发展创科,并鋭意加强港深两地基建联系,构建“双城三圈”,覆盖由西至东的口岸经济带及更纵深的腹地,成为香港境内促进港深融合发展和连系粤港澳大湾区最重要的地区,让香港可以充分把握大湾区发展和《十四五规划纲要》的机遇,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工作马上开展

  黄伟纶表示,《发展策略》为概念性的策略规划,政府仍需细化有关工作,进行详细的研究。我们会马上开展工作。有些《发展策略》中的建议,可以在我们即将进行的相关发展研究中跟进,例如我们刚获拨款约10亿元,进行新界北新发展区相关研究,我们将按《发展策略》,扩大该等研究的边界、调整其基线,如新田/落马洲发展枢纽勘查研究,将可涵盖其研究范围附近的地方,以及落马洲管制站腾出来的20多公顷土地。新界北新发展区相关研究现正进行招标,我们有信心本月内完成,随即会展开工作,盼望36个月内完成。

  另外,《发展策略》中部分建议并不在现时发展研究的范围内,需要启动新的发展研究,这包括《发展策略》建议发展流浮山/白泥/尖鼻咀一带,以及马草垄的发展范围。我们有信心可以在明年中或之前展开初步研究,预计需时18个月,完成后会进入规划及工程研究。

  精简发展管制

  黄伟纶强调,为进一步加快土地供应,精简发展管制亦是我们的重点工作。发展局常任秘书长(规划及地政)甯汉豪上周五在《施政报告》相关措施记者会上说,现时的工作是聚焦检视个别法例订明的发展程序,包括涉及城市规划、收回土地、环境影响评估、道路工程以至填海相关的法例。他指出主要有四个方向,分别为:第一,希望尽量在法定时间上得以缩短,例如现时《城市规划条例》容许最长17个月内完成制订或修订法定图则的程序,可否缩短大约一半;第二,我们尽量希望有些工序不重覆处理,例如现时公众可就同一发展项目于不同条例下的程序提出反对意见,如反对在某处兴建公屋,可以在规划时反对一次,兴建相关道路时又反对一次,收地时再反对一次,如果同类意见已在某条例下经处理,可否避免重覆处理;

  第三,希望争取尽量同步进行不同程序,例如就填海项目而言,可否一边进行填海,一边就建议的土地用途制订或修订法定规划图则;又例如涉及收回土地的项目,可否在规划用途获批后便启动收地,再同步进行工程详细设计;第四,理顺不合时宜或有争议的安排,例如现时任何人均可就其他人的私人土地提出改划,这会否令程序不必要地争拗及拖长。目前,我们希望在明年上半年向立法会提出具体建议,并争取于明年之内提出条例修订草案。

  争取分秒,全力觅地

  黄伟纶在随笔最后说:总括而言,我们必须尽全力觅地造地。社会要求是非常清晰的,香港要向前发展,慢都不行,我们必须争取一分一秒。

  (原标题《香港发展局局长新解》)

  (作者:深圳特区报记者 啸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