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独家丨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直新闻按

  香港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缩写ICAC),原称“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1974年成立,是一个独立于政府机关的反贪机构。ICAC的I字打头是为Independent,为其奠定了“独立办案,不受外界影响”的原则。廉政公署成立的目的是打击当时香港社会严重的贪污歪风,经过多年来廉署的执法、预防和教育“三管齐下”策略,香港蜕变成为全球最廉洁的地方之一。

  香港回归后,廉署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廉政公署”,廉政公署的职员并不隶属特区政府公务员架构,其首长廉政专员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依据基本法第57条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权独立处理一切反贪工作。为有效揭发、调查和打击贪污,廉署获以下三条法例赋予执法权力,分别是《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及《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其调查对象自成立开始已包括公务员、公共事业机构,及所有私人机构。

  8月4日,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白韫六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的独家专访。确保政治选举公正廉洁,防止舞弊及非法行为的出现是ICAC的重要职责,完善选举制度之后的“三场选举”是香港未来半年的大事,作为香港廉政公署的最高长官,白韫六坦言,这次的选举安排和以往不同,因为出现了很多“新人新事物”,对新增团体、选民等持份者进行系统的选举条例教育是ICAC的首要工作。在选举日当天,廉署将落地到票站进行监督、考察工作;此外廉署届时也会于选举前对票站职员进行廉洁操守方面的培训。

  近几年,香港社会面临被泛政治化撕扯的现实,廉署也被卷入其中。近期有声音质疑、攻击ICAC查案或拘捕带有政治目的,更称ICAC是“隐形公署”,对此白韫六直言:有一些带政治背景或意图的评论确实令到廉署有被抹黑的情况,“在法例上,我们不能透露案件的内容,当我不可以评论的时候,你就说我隐形,说我低调,这对我们来讲,其实这样的评论又公不公平呢?”白韫六强调,廉署执法、调查,绝不会理会那个人的背景、他的身份等因素,“我们只是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地去执法。”

  香港是廉洁度全球排名靠前的城市,廉署功不可没。被ICAC“请去喝咖啡”是香港有名的“坊间传说”,也常常出现在影视作品中,意指到廉政公署协助调查。白韫六谈笑间澄清了这个“美丽的误会”,原来相当长的时间里ICAC并没有给谈话对象提供咖啡,他们只提供水,要咖啡也可以,廉署帮忙买,但要自己掏钱。

  白韫六透露,市民举报是ICAC的重要调查线索来源,他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数据:来自市民的匿名举报不超过30%,也就是说有将近七成举报线索是实名制举报,这无疑体现了香港市民对ICAC的充分信任。

  白韫六认为,廉洁社会对于香港保持贸易中心、金融中心的地位非常有利。“我们也访问过很多外资公司,其中他们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来香港设立分公司也好,或者亚洲区的总部也好,他们考虑到香港是个廉洁社会。他们做生意可以看得到用多少成本,没有那些隐藏的成本。”

  专访中,白韫六还特别提及内地反贪。“十八大开始,内地的反贪工作其实非常厉害了,我非常佩服”,他认为解决了腐败问题,国家的发展会更快,又透露廉政公署一直以来都与内地在反贪上保持良好合作。

  白韫六还谈到了香港国安法下廉署职员再培训以及按照基本要求宣誓及其他事务,信息量很大,值得一读。

  独家丨<a href=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以下是专访的文字内容。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9月举行界别分组选举,提名期在本周五(6日)展开,为期7天,要确保未来的三场重要选举公平公正举行,廉政公署(ICAC)都展开了哪些具体的工作?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选举我们做了很多年,主要负责执行这条《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法例,确保公共选举廉洁公正,并防止舞弊及非法行为的出现。廉署是执法机构,过往香港经历这么多次的选举都是我们负责去执法、宣传教育以及防止贪污这方面的工作。这次的选举跟以往不同,这次因为经历了人大(常委会)对于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订之后,完善了香港的选举制度,我们本地立法会也立了法,所以这次来说选举的安排跟以往不同。一来我们多了一些选举团体,譬如说一些基层组织,或者多了一些社团——这些社团组织以前从未参与过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可以说对选举工作来说,是“新人新事物”,所以我们特别要对他们加强一些宣传教育。如果对于选举条例他们有不清楚的地方,我们要解释给他们知道,告诉他们有一些什么要注意、什么是不可以做的,这些是我们今年的新挑战。所以第一件事我们先要接触这些团体,因为过往可能有一些团体我们从来没接触过,“找到”他们之后,要给他们安排做一些这方面的宣传教育工作。

  时间期很短,5月份立法会才通过法例,9月19日已经要进行选举了,所以中间的时间期很短,还要经过选民登记、报名参选等不同的程序,时间很急,不过我们会尽力而为。不过目前来说,我们的成绩进度不错,已经接触了相当大部分的这些团体,为他们安排一些讲座,或是寄一些资料给他们,我们也随时可以回答他们提出的一些疑问,对于他们不清楚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回答。不单是那些团体,另外还有选民、也包括一些助选团等,相关的持份者我们都要做这方面的工作。

  独家丨<a href=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刚才也说了这次的选举跟以前之前不同,对于新选举制度当中的一些变动,我们都知道改动的地方比较多、比较细,对于ICAC的同事来说,是否培训方面的挑战都不小?内部人员之间的调动调配又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呢?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有的,我们内部肯定有很多学习,由立法会讨论法例的文本草案开始,我们已经一直在留意相关的讨论或者最后有哪些修改。另外廉署同事也跟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选举事务处、律政司在这段时间内有很多的接触。大家都深入地了解了究竟在这个新的修改选举条例之下,有哪些新情况我们应该需要注意的。总之要确定我们的同事在充分理解这次完善选举制度怎样的情况后,再去设计一些工作。

  当然,对现在来说,宣传或教育方面的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你(ICAC同事)一定要去到那个团体宣传教育,不可以漏,一定不可以漏,一定要做到。因为刚才我说了有一些新的团体,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选举,也不知道选举法例怎么一回事情,一定要肯定他们听过、知道、明白,希望他们不要在选举过程当中不经意地犯了相关的选举条例。这个我想是最重要的工作,所以刚才我说的进度不错的。其实到目前8月初,廉政公署的工作进度非常好,团体们也很配合,大家的反应都很正面。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说到9月19日的第一场的选委会界别分组选举,廉署否已经准备好了人手去跟进关注届时的选举情况?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是的,这次9月份的选举委员会分组选举选民不太多。以我所知大概不超过一万人,票站也不太多,大概十个左右的票站,所以相对来说简单很多。当然我们廉署执法部门的同事到时会落地,会到票站那里监督。我们防止贪污处的同事也会到票站考察,他们的工作有些不同,他们不执法,而是关注在这个程序中究竟会不会有发生贪污的可能性。当然事前我们已经向选举事务处提供了意见,但实际操作还是第一次。举几个例子,譬如说电子派票。这次是第一次,过往从来没有试过电子派票。譬如说会有“关爱队”排另外一条队(注:关爱队是便利年长或有需要选民投票而排的队伍),这些都是的新措施。那么在这个过程里面有没有一些贪污漏洞等等,我们防止贪污处的同事会到票站做一个实地的考察。

  真真正正我想挑战比较大的是12月19日的立法会选举。因为第一,届时选民有几百万人,第二,我们估计会有大概六百个票站。按照过往经验,这个规模就大很多,不过一样的,我们会把执法同事集中起来。虽然我们现在分开了很多不同的小组、以处理不同的工种,不过会集中在那天(12月19日)的前后落地到票站,如果需要,他们就会做一个执法的工作。同样的,防止贪污处的同事也会去到票站。

  在这之前我们还会对票站的职员做一个培训,包括选举委员会分组选举的票站职员,这个数目我相信不会太多。但到了12月,我们估计可能有三万至四万的票站职员。对于这三四万人,我们会在事前给他们做一个培训,特别是注意廉洁的操守等方面,这些是我们社区关系处要做的工作。

  独家丨<a href=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刚才提到廉署执法人员会在选举日前后落地,另外我们也知道在香港不同社区里面也有一些廉署的分署办公室,像是沙田区、湾仔区等,如果就着选举,届时这些办公室会起到什么作用?另外也想了解在保证市民隐私情况之下,廉署职员如何处理相关的举报?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廉政公署下有七个分处,我们称为分处,遍布在港岛和新界。分处有着很重要的功能,一个是可以贴地接触市民,让市民比较方便地上去他们那里。所有的分处都会接受投诉,无论选举或者非选举的投诉都会接受。当然这些分处也做了很多社区工作,包括跟区议会,跟社区团体、学校、社团都有很多的接触。其实我们每年做的相当大部分的宣传教育工作,或是一些解释法例等讲座都是通过分区办事处的同事去做的。

  当然,选举日那天是星期日,当天办事处不开门,但是这个办事处会变成我们地区的一个工作基地。如果我们有需要的话,就可以用这个办事处在选举日去处理一些跟选举相关的投诉。也就是说,我们执法同事都可以用这些分处的办事处来做一些执法工作。

  独家丨<a href=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其实如果讲到市民的举报,每年ICAC处理的个案当中有多大的比例是举报得来的?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我们最近这一两年大概每年收到两千多个贪污举报。这些举报其实无论是从分处收到还是总部收到的,我们的执行处都会在每天早上开会,对每宗贪污举报逐一审视。他们(执行处)会决定有哪些举报可以跟进,哪些不可以跟进。其实当中大部分的投诉我们都会跟进,少数跟进不了的可能主要的原因是一些匿名的投诉,也就是不具名的投诉,可能里面的资料非常少、少到没有办法查。也因为是匿名的缘故,我们没办法找到当事人提供进一步的资料;也可能是一些根本跟贪污没有关系的一些其他事情,对于这些举报来说我们就没办法跟进了。但大部分的个案我们都可以跟进,我们也会一路跟进,当然在搜证过程当中,也有一部分的案件没有足够的证据,最终无法做到起诉。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说到不具名举报,因为很多市民可能担心会影响到自己的隐私,每年廉署收到的这些匿名投诉多不多呢?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其实不具名的投诉在香港来说并不多,我想平均来说不到30%。以全世界的标准来看,我的理解这是一个相当低的数字。因为一般来说,很多地方刚好相反,相反的意思是匿名投诉可能占70%,具名的最多30%。香港刚好相反,不具名的不超过30%,这一个很好的成绩,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来说这个数字反映了市民对我们的信任。因为他知道如果投诉,他的身份(投诉人的身份)还有投诉的内容,我们都会保密。

  事实上,廉政公署47年的历史可以看的到,我们一路都可以做到我们向市民所承诺的真的能够保密。这个我都想再重申,香港市民对我们要有信心,其实47年来,我们从未试过泄露举报人的身份或者举报的内容。这是我们做得很严谨、很严谨的工作。

  当然在我们每年市民意见调查中都会问到一些市民,他们说“遇到贪污,我有一点点犹疑到底要不要举不举报?”我都问他们你为什么犹疑?很多人都回答:“担心被报复。”因为往往贪污举报人能够知道当事人相关的贪污行为,可能在这个进行贪污行为的人身边、很近的人才会知道。贪污贿赂行为不会很张扬地做,都是很秘密地进行,通常都是身边知道的人,所以有市民会有一些担心。当然,这个我们也明白。不过我想重申,我们会一直履行我们的承诺,一定对贪污投诉人的身份、还有贪污投诉的内容绝对保密,所以可以放心,不用怕。

  独家丨<a href=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这么多年来ICAC在香港社会很有公信力,也深受市民信任,但香港社会环境近年来泛政治化,社会也有声音说ICAC成了“隐形公署”,还有人质疑查案或是拘捕会不会带有政治目的,您怎么看社会的这些声音?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确实近年来说,香港社会政治化越来越严重。对于廉政公署来说,其实我们的工作是最不想有任何的政治化。我们执法、调查,不会理会那个人的背景、他的身份等这些事情,我们不考虑这些因素。我们只是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地去执法。但问题是社会政治化也带给了我们一些影响,包括有一些人在评论廉署工作的时候,会用一个政治化的角度去评论;或者有人觉得廉署对某些人会比较“优惠一点”,这是他认为的。但我想说,我不管你是怎么认为,我也不管其他人是怎么认为的,我觉得我们就是要公平公正地执法,所以我说我不会理会你的背景,你的身份,或者你属于什么政治背景,诸如此类,我们都不会考虑。就着法例来说,都完全不在考虑之列。

  但问题是,如果外面的评论人士带着一个政治背景或者意图去评论我们的时候,确实令我们有一些被抹黑的情况。因为在法例上,我们不能透露一件案件的内容,法例不容许我们这样做。当我不可以评论的时候,你就说我隐形,说我低调,这对我们来讲,其实这样的评论又公不公平呢?当然我们明白,我们需要增加跟市民的接触,增加透明度,这个需要的。但问题是如果法例不容许我做的事情,我就不可以做,你不能够强我所难,这个是第一点。

  第二点,其实我们通过不同的途径跟市民保持接触。今年5月我去了商业电台,今天你也来访问我,除了我之外,其他的同事也会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跟传媒有接触。我觉得我们尽可能的面对传媒、面对市民,市民想知道的事情,我们会尽量说。能说的,我们也尽量说。所以我想那些说法其实对我们有点不公平,也不是一件真实的事情,有点扭曲了。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一直以来廉署提出的标语是初心不变。但现在的香港社会发生了很多新的转变,好像专员您刚才提到的宣传方面也要加强,那么在新形势下廉署的工作有没有适应社会变化而有一些具体的改革或转变?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其实你说得对,初心不变是对的。我们47年来的初心都没有变,譬如说我们工作要三管齐下“执法、教育和防贪”。由初期廉署的成立,我们的策略就是三管齐下,到今天我们还在使用,我认为这样的模式是很有效的。

  当然社会在转变,我们用的方法可能会变。例如说我们社区关系处近年来用了很多社交媒体的渠道。以前我们的做法拍电视片、广告、印海报或者用登报章、杂志等这些很传统的方式。但最近这十年八年,我觉得社会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越来越多的人少看电视,少看报纸,少看杂志,转去了社交媒体,我们就转移阵地去社交媒体。如果我们不转去社交媒体,这群人我们就接触不到。

  对于社区教育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向香港新一代的小朋友、青少年人来做教育工作呢?我们不可以连他们都接触不到,除了学校之外,我们可能更需要加强在社交媒体上的各种宣传教育工作,手法也转变了。以前我们可能拍一个电视剧,一小时左右。现在这些青年人,他们不会跟你看一个小时了,可能一分钟、半分钟,很短的一个故事,他觉得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所以这些手法都变了。不光是平台变了,手法也变了,所以初心不变,但我们的手法要与时并进,跟上时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中央提出要“爱国者治港”,近期我们看到港府公务员宣誓、纪律部队全面推行中式步操等的一些变化。对于廉政公署来说,首先会不会因应要求而加强相关的培训和要求?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爱国者治港”是一项基本的要求,最基本的要求。廉政公署也是香港特区政府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也跟随特区政府,我们所有的员工都签了相关的宣誓,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其实我们过往一直都给同事提供了一些相关的教育,譬如基本法这方面的教育。有了香港国安法之后,我们就安排了所有的同事再加强培训,虽然有人以前听过基本法的教育,但要重新再来一次,每个人都要参加,包括宪法、基本法、国安法等。另外我们也重新安排了同事去请一些专家来进行相关的讲座,现在正在安排当中,安排的差不多了。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廉政公署的员工宣誓方面,是不是也是按照公务员事务局的程序来进行的呢?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是的。我们完全按照它的内容,一样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想请专员再谈一谈反贪工作。如果说到跟内地之间的合作,近期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事件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比如执法和合作经验。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其实我们跟内地合作很长时间了。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从1988年开始的,算起来已经有30多年了。我们最早是跟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开始合作,后来很快扩展到全国,经过最高人民检察院建立起一个渠道。我们有很多方面的交流:有一些是关于一些案件的,我们称为案件协查。有一些譬如说在内地犯了法跑来香港、或者有一些香港犯法的跑到内地,或是有一些案件牵涉到我们需要内地帮忙去查一些相关的资料。相反的,他们有案件要求我们协查一些相关的资料,这方面的合作从很早开始就已经建立了很好的渠道。

  当然,你也知道内地有个改革,2018年成立了国家监察委员会,将原本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反贪功能收纳在国监委当中。从此以后,我们廉署就正式对口国家监察委员会。没有疫情之前,我每年都去北京跟国家监察委员会开会。当然大家关注很多方面的事情,包括刚才我说的个案协查等方面,也有一些培训的交流。大家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当然因为疫情的影响,去年去不了,今年暂时也去不了。

  另外关于大湾区的纲领出来以后,我们也得到了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同意,就着大湾区如何协作,我们跟广东省监察委员会、澳门廉政公署于2019年5月在广州开了第一次会议。可惜也因为疫情原因,第二次会议我们很想开,但暂时还不行。现在可能考虑尽快开一次视像会议,大家有一些初步的共识,譬如如何做一些协查工作、培训工作等。

  内地也同意用前海作为试点,我们跟前海在过去两三年保持着很密切的交流,听说已经有超过一万家香港企业进驻前海。对他们来说,需要多向他们提供一些内地防贪方面的资料,让他们小心一点,不要行差踏错。这个我们跟前海廉政监督局合作,目前工作在进行当中。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作为廉政公署在任时间最长的廉政专员,以您这么多年的经验,您看内地目前的反贪形势如何?因为长期以来外媒都在这方面进行攻击。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自从2012年(党的)十八大开始,内地的反贪工作其实非常厉害了,我非常佩服。由十八大到十九大,内地的反贪工作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么大的效果,真的非常令人佩服。无论外媒如何去批评,但我自己每天打开报纸看到内地的反贪工作情况,也跟内地官员接触了解过,事实上从十八大以来,内地的反贪工作真的做得非常非常好。我相信这个力度能够保持住,我相信解决了腐败的问题,我们国家的发展可以更快。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香港这些年的反贪形势也比较平稳,专员您自己感受这些年有没有一些你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或是一些你的同事在执法当中遇到的印象比较深刻的事件?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了47年,其实在最开始的十多年,我们已经将香港的贪污问题基本解决了。以前很厉害的那些集团式贪污、那些无日无之在街道上收茶钱、收黑钱、走后门等的行为基本上大家都不敢再做了。

  当然,要改变一个社会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所以刚才我说的廉署“三管齐下”的策略非常重要。很多人只说执法、执法、执法,但不能只执法而不去做教育,你对第一个人执法了,第二个人又来,怎么办?所以一定要做教育工作,我们持之以恒几十年来也都在做教育工作,可以说所有的市民都听过我们的教育工作。我们从幼稚园开始,小朋友容易入脑,所以当他自己形成价值观的时候,已经有廉洁守法这个概念存在,这很重要。小孩子长大了,经过几十年变成大人,再经过几代人之后,我们其实已经将香港变成了一个廉洁社会。也就是说,基本上我相信每一位市民都听过我们相关的教育、宣传,也都接受。这其实是抵抗贪污腐败最好的保障,每个市民都抗拒、都不接受,他就会来举报。这就好像开始的时候提到的,你这么少人如何做这么多的工作?如果我们不靠市民自动自地去做,我们的人手肯定不够去应付。

  而我觉得一个廉洁社会对于香港来说是最宝贵的资产。我自己这些年来看到了很多外国国家的社会腐败问题相当严重,特别是第三世界的国家,也都看到了为什么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他们都改善不了腐败问题?不要说有一点点的改善,反而可能倒退了,这个背后有很多原因,也是一个很可惜的情况。

  对于香港来说,我们应该要很珍惜今日的这个廉洁的环境。我们也访问过很多外资公司,其中他们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来香港设立分公司也好,或者亚洲区的总部也好,他们考虑到香港是个廉洁社会。他们做生意可以看得到用多少成本,没有那些隐藏的成本。但是在别的地方,你可能表面上这么多的成本,但有很多隐藏成本你不知道,所以他们很喜欢在香港开公司,做生意。这对于香港来说,作为一个贸易中心、金融中心都非常有利的。我希望市民明白和珍惜。有时候这些东西得来不易,但千万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独家丨<a href=香港廉政专员白韫六:“抹黑”对廉署不公 誓确保选举廉洁公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最后想请专员分享一下,为什么廉政公署有这个喝咖啡的传统?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笑)好像很普遍,大家都觉得咖啡跟廉署有关系,去年我们做了一个广告,也用咖啡做了一个广告,很受欢迎,纯粹我们因利乘便,因为人人都觉得廉署和咖啡有关系,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其实没有关系的,传说中早年的时候,我们有很多同事从英国请过来的。因为早年ICAC成立之初的时候,他们习惯喝咖啡,可能在办公室里自己煮咖啡或冲咖啡,当有些人来到廉署协助调查的时候,可能会问一句“要不要喝咖啡?给你一杯”这样的情况。事实上,相当长一段时间,特别是近期我们已经不提供咖啡的了。譬如有人来协助调查等,当然我们有水给他们,他们要咖啡也可以,我们帮他们买,因为我们有一个餐厅在下面,他们需要咖啡,我们可以帮他们买,不过他们自己需要掏钱,不是我们提供咖啡给他。这个真是美丽的误会。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那就因利乘便,我们就当咖啡跟我们廉署有关系了。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廉记咖啡变成了一种ICAC的传统。白专员,您自己喜不喜欢咖啡?

  香港廉政公署廉政专员 白韫六:我喝咖啡,但我都不是太多,一天一到两杯。

  采访后记:在影视剧当中我们都对廉政公署请你喝咖啡耳熟能详,那么这个典故由何而来?原来因为廉政公署初期在接见协助调查人士之前,会礼貌地问 Would you like some coffee(想喝杯咖啡吗)”?让被盘问人士没那么紧张,久而久之,在“廉记饮咖啡”的说法就流传开来,也成了廉政公署廉洁执法、初心不变的文化标志。如今廉署在盘问的时候,除了咖啡之外也提供其他的饮料,只不过要被盘问人士自己出钱,由廉署人员代为购买。

  作者:秦玥,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