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教协”解散,香港警务处处长:不排除调查“教协”,违法必究!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创立48年,会员达9.5万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正式画上句号。不过,解散并不能解除该组织在反中乱港活动中的法律责任,香港舆论要求继续严肃追究。

  据香港《星岛日报》12日报道,继8月修改会章后,“教协”11日再度召开特别会员代表大会,超过140人出席。经过约1小时商议,最终以132票赞成、6票反对、2票弃权,即超过2/3出席者赞成的情况下通过解散动议,其后通过7项相关议案,包括授权理事处理解散事宜、最少每月一次公布解散最新情况等,均以大比数通过。会长冯伟华在记者会上表示,不评论解散后是否会被“秋后算账”,但形容现在处境艰难。解散过程估计仍需要数月,对于外界关注“教协”将如何分配资产,他称不会贱卖资产,稍后变卖其他资产时也会招标,增加透明度;在扣除解散开支及偿还债项后的余款后,会按动议由会员均分,“若有人未领取,相关余款会悉数捐赠予教育专业团体或非牟利机构”。报道称,“教协”早前已成功出售旺角会所,并签订临时合约,成交价为1.75亿港元,与市价差不多,预料11月完成交易。香港《东方日报》12日提到,“教协”的“司徒华教育基金”也随该组织解散而停止运作。

“教协”解散,<a href=香港警务处处长:不排除调查“教协”,违法必究!”/>

  香港教育局对“教协”决定解散不予评论,但再度批评该组织近年言行“与教育专业不符,本质上与政治团体无异”,重申会与办学团体、学校及名副其实的教育专业团体合作,为教育发展及师生福祉同心协力;教育局局长与其他官员也会主动接触前线教师、解释政策及聆听意见,将尽快重启因疫情暂停“局长或副局长与教师聚会”,按区域随机抽样方式进行,以充分反映前线教师的心声。

  “教协”由司徒华于1973年创立,多年来一直是香港规模最大的行业工会。近年多场社会动乱事件,“教协”都高度参与,像2012年曾参与“反对国民教育科大联盟”,逼迫特区政府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2014年支持非法“占中”,响应“学联”的无限期罢课,鼓动全港教师“罢课罢教”。2019年“修例风波”爆发后,“教协”曾鼓动教师“罢课不罢教”,随后街头动乱升级,在理工大学围城冲突期间被批评包庇暴力示威者。还有教师因上课宣扬“港独”,被特区政府裁定专业失德而“钉牌”(取消资格),“教协”声援并成立“诉讼及紧急援助基金”,为“黄师”撑腰。今年7月31日,教育局宣布全面终止与”教协”的工作关系,不再视其为专业教育团体;8月10日“教协”宣布解散,8月28日召开特别会员大会,修改会章降低解散门槛。

  警务处处长萧泽颐接受采访时表示,不排除调查“教协”,强调违法必究。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分析称,这些人急着解散,就是因为他们最了解自己做了什么,所在的团体做了什么,也证明他们知道以往的所作所为罪孽深重。陈勇直言,虽然“教协”解散可以避免再次违法,但并不会因此而一笔勾销。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称,“教协”利用教育作为平台,挑战“一国两制”,违反作为教育团体推广国民教育和守法意识的应有之义及法律责任,该团体有人已自觉涉嫌违法风险,因此迅速解散。

  《东方日报》12日评论称,应该庆祝香港教师终于脱离“教协”魔掌,回归专业。但汉奸走狗最擅长“借尸还魂”,香港社会要警惕。

  “教协”解散翌日即12日,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会)背景的香港教育工作者工会正式宣布成立,由教联会理事、中学教师黄建豪担任主席。教联会会长黄均瑜称,“教协”应心知肚明它长期以政治凌驾专业,以“保护伞”的角色盲撑失德老师,为香港教育带来负面影响,走上绝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随着“教协”解散,香港教育界能从政治化回归专业,市民对教育专业的信心能有所回升。而新工会在“教协”解散后成立,“只是巧合”。黄均瑜介绍称,香港教育工作者工会是教联会的团体会员,干事由年轻教师组成,会员可享有教联会提供的福利,新工会会作为第三方,协助老师处理求助个案。当被问到教联会与“教协”的理念不同,能否吸引原有“教协”会员加入,他回应称,新工会要以服务取信于教师,如果可以帮到教师,自然会有成员加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