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反华“人权”组织撤出香港,港媒:香港国安法拨乱反正的又一有力体现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 环球时报记者 陈青青】经常以“人权”为名插手干预他国内政的“国际特赦组织”,声称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人权”组织不可能在香港自由运作,年底前将关闭香港两个办事处。有港媒26日直言,盘踞香港近40载的“国际特赦组织”也要撤出,这是香港国安法拨乱反正的又一有力体现。

  “国际特赦组织”25日宣布,考虑到香港国安法,会在今年年底前关闭两个位于香港的办事处,其中本地办事处将于10月底关闭,区域办事处年底前关闭,并转到亚太区其他办事处。该组织声称,香港一直是

  “理想的国际公民组织区域基地”,但香港国安法“带来的高压环境及持续不稳,难以令人知道活动是否会带来刑事后果”,“在如此不稳定的环境下,持续经营,越加困难”。

  对此,香港保安局25日晚回应称,任何指责香港国安法“侵蚀自由”的指控与事实完全不符,国安法订明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应尊重及保障人权,亦须依法保护居民根据基本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有关规定享有的权利和自由。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26日表示,难以证实“国际特赦组织”撤出香港的原因是国安法,而基本法保障民众言论等自由,该组织不需担心,只要依法行事即可。她说,香港国安法的主要目的不是拘捕和惩治民众,而是要防范有人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海内外有近9000家组织在香港设办事处,数字未见减少,国安法并未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她对香港未来充满信心。

反华“人权”组织撤出<a href=香港,港媒:香港国安法拨乱反正的又一有力体现”/>

  “国际特赦组织”并非如其声称的那样从事所谓“人权”工作,而是打着“人权”幌子,积极介入当地政治,培植利益代言人,搞颠覆渗透。有港媒26日称,在香港,该组织向来与本地乱港组织沆瀣一气,“唱衰”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实质就是一场“颜色革命”,幕后有不少所谓非政府组织负责策划和协调,“国际特赦组织”就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该组织就以所谓“监察警方执法行动”为借口,在暴动现场“穿插”。实际上,该组织早已声名狼藉。曾任“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董事的国际法学者博伊尔一针见血地指出,该组织是“由帝国精英组成的不断延续的小集团,其背后首要动力不是人权,而是政治;其次是金钱;再次是扩大组织和成员,接下来是搞内部势力斗争”。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批评称,“国际特赦组织”披着所谓“民间人权组织”的外衣,常对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施政指手画脚,完全配合欧美及西方社会的指挥棒行事。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称,当美国联同其他西方国家围堵中国时,该组织就在香港打锣打鼓,进行配合。他分析称,香港国安法实施后,该组织便撤离,明显是担心自己在港进行的政治操作被揭发,尽快离场。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针对“国际特赦组织”撤出香港的决定,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并非是中央政府或特区政府要求他们停止运作,而完全是该组织自己的决定,“他们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对中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工联会理事长黄国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特赦组织”在香港办事处的人数不少,该组织自行关闭离开香港,明显心中有鬼,自知不能再任作妄为。

  刘兆佳表示,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国安法生效以后,香港的政治环境发生了核心变化,以前和这类外国非政府组织相互联系的反中乱港势力也不再敢明目张胆与其来往,他们未来的活动空间也大大缩减。除了“国际特赦组织”插手香港事务外,“国际工会联合会”与反中乱港组织“职工盟”也是关系密切。本月初,“职工盟”宣布解散。

  不过,刘兆佳表示,这些组织在离开的时候,往往会“倒打一耙”,不会承认过去做过危害香港稳定、国家安全的事,并要以所谓的打压言论自由和人权作为说辞。

  对于正常的非政府组织未来在香港的生存空间,刘兆佳认为,任何组织在香港发展都必须严格遵守宪法和香港的法律。如果他们不以危害别国国家安全和以价值观输出来寻求改变政权为目的的话,是仍然有活动的空间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