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中国香港:教育地狱级内卷,穷孩子很难逆袭

  香港,民间流行着一个段子:班上成绩最好的两个学生在讨论梦想,A说:“我要当校长,以后教出好多学生。”B说:“你傻啊,我要做补习天皇,赚很多很多的钱……”

  香港的教育内卷和补习文化一直以来比日韩更甚,在那当补课老师比明星还风光,以至于在那读书的孩子和家长,几乎深陷内卷的地狱。

1

  家长们都在给老师“打工”

  上世纪70年代,香港开始兴起各种补课班。

  论补课班宣传的浮夸程度,香港完全可以排的上名号。商场、街道、地铁、大巴……都是补课老师的宣传海报:▼

  在内地双减前的教培乱象,如缺乏监管、广告虚假宣传、价格虚高等情况,在这里更严重。面对这样的鸡娃内卷,即便是中产父母都感觉不堪重负,孩子从小到大的教育花费,可能占家庭支出的大头。

  一位大陆移居香港的妈妈表示:

  孩子刚从内地转到香港就读,全家就被补课文化感染了,自己跑遍铜锣湾的英语机构,最便宜的补课班每课时都要收费600元

  补课老师的高薪并不是个别现象,顶级名师的平均年薪高达885万港元。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一家大型教培总经理透露,最顶级的明星补习导师月薪能达到450万港元,年薪达到了3600-4000万港元(由于行业周期性,一年计算8个月)。

中国<a href=香港:教育地狱级内卷,穷孩子很难逆袭”/>

  家长们变相地都在给补课老师“打工”,一位妈妈说,最初在陪孩子补课时,还会去周边咖啡厅喝个下午茶,后来她连路边的奶茶也舍不得喝,和老公都精简了自己的开销,全力以赴投资孩子教育。

2

  穷孩子和富孩子

  起跑线差了有多远

  为什么香港的教培行业这么火爆?答案还是这个:因为优质的教育就这么点,而升学率还非常低

  每年香港公认的8所公立大学(1.2万)加上其他普通大学招录的本科生一共在1.6万人左右,而报考人数有6-8万人,录取率通常只有20%左右。(内地本科录取率在40%左右)

  即使是动辄数千数万的昂贵补课费,依旧阻挡不了家长们对补课的需求和热情。

  在别人家孩子疯狂补习时,你能允许自己孩子不去补习吗?当然不能,一个孩子补习能提高成绩,所有孩子都补习了,提高的只有分数线和补习费。

  众所周知,香港是贫富悬殊最显著的地区之一,高价补习班透露出香港学子教育内卷的同时,也反映出了一个问题:穷人家的孩子,不可避免地沿袭跨代贫穷。

  穷孩子和富孩子的起跑线,差了究竟有多远?在2013年的影片《子非鱼》中,黄肇邦导演用3年的时间纪录了一群小学3年级的底层孩子,告诉了我们答案。

中国<a href=香港:教育地狱级内卷,穷孩子很难逆袭”/>以下图片来源:《子非鱼》

  香港九龙有一所靠鲜鱼行总会赞助的小学——鲜鱼行学校,孩子都来自香港底层社会的家庭,有单亲家庭的,有新移民的,还有靠微薄的综合社会保障援助维生的。

  佘伟豪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和妈妈租了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劏房”(一间房间分割成好几间租出去)。对于他来说,贫穷或许是一张床的差距,人家的床代表着香甜的梦想,而他的床,承载了他的所有生活。

  即使是租这样一间劏房,佘伟豪妈妈都已经竭尽全力。面对儿子“我们是不是很穷”——懵懂地发问,她也只能无奈地回答:对。

中国<a href=香港:教育地狱级内卷,穷孩子很难逆袭”/>

  黄嘉琪的妈妈,一个人带着一双儿女,昼夜颠倒地做兼职,只为了多赚点生活费,她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

  这位妈妈说:

  “我很难说要怎么栽培儿子,只是尽力配合好,做好他的功课。如果说要栽培他成为专业人士,我暂时没有想得那么长远。”

  她说出了很多香港底层家长的心声——目前能解决孩子两餐温饱已经很好了,书读不下去,就去学工,基层市民只求过好目前生活。

  后来有一个富家孩子Tiffany去了鲜鱼行小学做交换生。

  在穷孩子因为经费的问题只能缺席学校的旅行时,同龄的Tiffany已经登上过巴黎铁塔,到过瑞士打雪仗,下海洋亲吻过海豚……

  在穷孩子的父母交不出英文补习费用时,Tiffany父母早已斥重金为她请来了美国外教授课,每周有好几堂一对一的线上口语课。

  英语课上,Tiffany的表现碾压了所有人,孩子们悄声说道:“她说得太快,我没有听清楚。”

  像Tiffany这样的孩子,起跑线天生就领先了别人两百公尺,这是阶级的固化,也是无奈的现实。

  有限的课堂知识、父母文化的匮乏、经济能力的窘困……金钱的差距让穷孩子和富孩子接触好资源的机会差异越来越大,这些都苛刻地限制着穷孩子的成长。

  当越优质的教育资源越贵,教育变成贵的才是好的,普通家庭向上层流动将变得困难,寒门出贵子更加奢望……

3

  教育筛选制度需要公平

  读书还是要让人看到希望

  考试和分流是取消不了的事实,但可以努力让其变得公平,读书还是要让人看到希望的。

  内地近几年的一系列教改(整治培训班、名额分配、打压学区房等),已定下基调——教育筛选制度需要公平,教育不可市场化、资本化,教培不可无序扩张。

  面对内地全面收紧的政策,有教培机构早就看到了香港的发展前景,有几家学科类培训起家的机构已在香港上市。

  大家有没有听过一个词——跨境学童,指那些居住在内地,上学日每天跨境到香港的幼儿园、中小学就读的学生。

  这样的深港跨境学童,大约有3万。(根据香港教育局统计,2020/2021学年,香港共有跨境学生约27000人次)

  自从新冠疫情来袭后,跨境学童的上学受阻,无法正常通关,他们只能在内地通过网课学习香港的课程。一年多的时间里,一些人选择了离开,回流到本土学校,也有一些人坚持留下。

中国<a href=香港:教育地狱级内卷,穷孩子很难逆袭”/>

  香港的教培行业将如何发展,还是个未知数。

  至今我们依旧可以看到很多投资推广的招商书高挂,欢迎海内外教育投资者来香港发展。可以庆幸的是,内陆等来双减,教育将不再被资本裹挟,教育资源与经济的关系,必须撇开,只有教育公平,才能给人以希望。

  目前,教育仍然是实现向上层流动的最佳途径,家长们的初衷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但真的不希望孩子们在课外的时间里“卷”上天,这么想想我们的“双减”或许是福报呢!

  对于这个话题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留言区跟我们讨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